吃葡萄不吐葡萄丕

山有木兮木有枝
-------
曾用id月梢-小十儿
最近沉迷三国,声称本质魏粉,实则墙头遍布各势力

吃的cp很多很多然而偏爱的都很冷,欢迎同好来找我玩儿,没准对上哪个墙头了呢(o´艸`)来自想扩一个列表的三国相关的北极圈居民

魔道基本出坑,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删了 取关随意 谢谢喜欢♡

萌点毫无规律/墙头众多/CP极其混乱/北极圈常住居民/欢迎勾搭

【云梦双杰】也曾——记个人双杰友情/cp观

好多地方都很戳中我啊,差不多也是我个人对双杰的看法了吧。
其实我这人挺容易从众的,羡澄圈待久了总是看原作的蓝忘机不顺眼,太太也算提醒了我吧,是该回归原作了。
但是玄羽羡确实有些地方挺反感的,应该说,墨香对主角的塑造用力过猛了。实在是替江澄不平啊,很多同人都是因为心疼澄澄所以想给他一个好的归宿,这也是我入曦澄坑的原因。
而羡澄,大概就是局外人的一点执念,一丝奢望,一个镜花水月的假想的故事罢了。

思琅:

去年11月入的魔道坑,今年4月二刷后投身羡澄邪教第一次产粮,对我这么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能这样断断续续地写了一个多月其实是有些不可思议的。而对于这一cp的观感也每每发生变化,也曾经一度淡忘,一度动摇,其中种种心绪,就借这个杂谈向的友情/cp观感,厚脸皮地占个tag姑且一记。


 






想必我和大多数人入羡澄/澄羡坑的原因一样,最初正是被双杰之间过于深沉的恩怨羁绊所打动的。而偏偏对于这样两个纠葛深入骨髓的人,原著并没有给出一个欢喜的结局。




重生后的魏无羡对江澄采取的态度只是能躲则躲,一避再避,又不巧碰上江澄的倔强性子,两人见了面后不是翻旧帐就是为蓝忘机吵架(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最终也只得以落了个“各自回到各人那里去”的憾局,颇有种相忘江湖的惨淡意味——尤其是对于江澄而言,执梦十三年,却再盼不回云梦双杰,满腔思念与怨恨只得堪称憋屈地化作一股无可奈何。




有一段没有粮磕的时日里,我差点就快转了路人,无意间再次点开了b站收藏夹里的双杰gmv《剑笔断春秋》(虽说是剑三同人曲,但这首歌和双杰的契合度简直就是百分之百),听到那一句“挚交太沉重”时,心头依然是不自禁地疼痛激荡。然后,对双杰的那股热情瞬间就又冲上头来。




磕双杰cp的初衷,都是心疼阿澄的。少时的争强傲气被苦难磨成了满是芒刺的强硬外壳,可内里却总留一份柔软。他的心不大,不如魏无羡蓝忘机那般容得一个天下,他毕生所求,不过是回护一家一人一云梦(好像有什么古剑二的台词乱入了),可终是难以两全。




悲剧往往比喜剧有着更强的震撼力,而人又是本能里追求快乐的生物。这并不矛盾。




于是我开始对两人的境遇念念不忘,希望给他们安上一个圆满的结局,希望时光停滞在云梦莲花坞里鲜衣怒马的少年时,希望鲜血与荣光都不曾让彼此心生罅隙,希望在经历了满目疮痍时还能释然地交换一个拥抱。




没有那么多猜疑、背叛与伤害,云梦双杰的情谊再无可撼动。




甚至,我只希望能看到在观音庙过后,能有那么一个契机,他们能在云梦莲花坞好好坐下来谈一场,使江澄能从十三年的画地为牢中挣脱而出。








而沉溺在同人搭构起来的完美世界里久了,原著中的人物形象被日渐浓重的主观色彩带得妖魔化起来,对江澄的心疼、为他而鸣不平之情愈发浓重。我开始声讨重生后的魏无羡对江澄的态度,他的冷漠,他的不解人意,他的“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误)。


 


然而,就在我为了开脑洞而重刷原文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就着原作魏无羡的性子,在他重生之后,他真的只能无话可说,无事可做。




江澄也同样。




看同人的时候尚不觉得,真正对照着原作开始提笔写的时候便尤为明显。




晋江上有一篇长评分析的是“莫版魏无羡与江澄的尴尬同框”。在魏无羡重生之后,他与江澄之间每一次互动都带着一股违和感,这也正是为何我作为澄厨对魏无羡重生后态度极其不满的原因。




长评里分析的和我想的基本一致——时差。长评作者认为魏无羡已处于遥远的第二世,而江澄还处于十三年前乱葬岗的节点;而我恰恰相反,我认为魏无羡还处于乱葬岗被反噬之时,江澄才是那个经历了十三年偏执等待的人。




我与这篇长评作者正好逆过来的时差感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而究竟哪种理解更为恰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确都已经偏离了太久的时光。




于是江澄无法理解魏无羡轻描淡写的释然,魏无羡无法理解江澄如此浓厚的恨意与执念。他们总是只能话不投机,不欢而散。








然而时差问题总是有办法解决的,只要他们愿意,只要有合适的契机。双杰不管是友情向还是cp向最致命的一点并非在此,而是另一个跨越不过的死穴——三观。




虽然我是澄厨,但这一点不得不承认,魏无羡与江澄的三观的确存在一定差异,尤其在作者行文的引领下,就原著而言,魏无羡的三观是要显得比江澄的要正那么一些,正到有些不真实,正到让普通人会想骂他一句“英雄病”。




然而江澄,他只不过是与魏无羡所求不同,可能会因道不同而分道扬镳,但两人的三观绝对都无可非议。魏无羡心性更为侠义,而江澄,他不得不去担负起一宗之主的责任。




蓝忘机在血洗不夜天护住魏无羡,他回去受到的族中长者的处罚。可如果蓝忘机是一宗之主,他还会为了庇护一个满手鲜血的夷陵老祖丝毫不顾虑地以整个姑苏为代价吗?这个答案,平心而论,恐怕并不是那么好得出。




因此我认为,江澄在魏无羡前一世的做法从道义上来说真的没有错。乱葬岗围剿时江澄到底有没有想要魏无羡的命这一点着实不好说,他自己恐怕也是矛盾无解。金子轩直接因魏无羡而死,江厌离间接因魏无羡而死,夷陵老祖还犯下了血洗不夜天的罪行,不管是出于私怨还是大义,江澄想要魏无羡的命都是情理之中。




至于好胜心之类的,那只是人物性格,与三观无关,不讨论,这也绝不是双杰产生矛盾的根本原因。


 






作为一个观点极易受他人影响的人,真的,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要犯了矫枉过正的错误。有那么一瞬间,我也随波逐流地随着一些长评开始批判起江澄的自私残暴,直到我想起了自己吃双杰cp的初衷。




许多人都赞同,魏无羡与蓝忘机能够在一起的原因是他们的三观相同,我也不反对。然而,魏无羡与江澄并不是三观不合,他们只是三观不同,而原著恰恰用最残酷的情节把这种不同导致的后果放大到了极致,这才导致了许多长评里动不动就爱用“三观”说事。




但三观从来就不是真正的缘由。感情从来不只是因为三观而存在,更何况三观这种东西并非一成不变,说到底,不都是人互相之间干出来的事吗?




江澄性格上真正值得诟病的一个地方在于十三年来对鬼道修士毫不留情的处置,“无一人离开莲花坞”。可这一点是谁造成的,不言而喻。如果这十三年魏无羡没有死,江澄绝无可能变得如此心狠手辣。




一切不过事在人为,哪来这么多命中注定?




他们之间的确是有观念上的隔阂,有身份上的障碍,但从来不是不可跨越的鸿沟。恰恰相反,正是这些纠葛的存在,使双杰之间的感情更为珍贵动人。




于是我特别喜欢给双杰设置有关拥抱的互动。我想让他们借着身体的温度告诉彼此——没有什么无法跨越,只要你心中有份温暖永属于我。




既是温暖,也是疼痛。不偏执,亦不忘却。




在这个基础上,友情向也好cp向也好,都是我深爱着的双杰啊。










 


叨叨了这么一堆,反而对该怎么开脑洞更没想法了。期末考结束后再开吧,表白羡澄/澄羡的大大们,产了这么多可口的粮,比心啦。



评论(4)

热度(233)